迷子

迷子简介


迷子,侗族,湖南绥宁人。2006年开始发表散文,2007年开始诗歌创作。作品散见《湘江文艺》《湖南诗歌》、《山东诗歌》等。主张自然写意,禅悟与哲理。

迷子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2021年的第一首诗^迷子^

孤独,是一个人疯狂地挥舞着
手中镰刀
砍向那几近倒伏的草莽,荆棘
荒芜无处不在,
荒芜自四围向我涌来
又潮水般退去
世事纷纭多变,且听众鸟啼啼
且听鹰从高空中抛下况味持久
无边警示。

2021/1-5


痼疾^迷子^

被雷劈中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1/3/16 4:28:33 迷子 阅读(75) | 评论 (0)编辑


孤寂之地 ^迷子^

我们在海滩漫步
风云翻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
向我们飘来
海面也随风翻腾

风那么大,海那么辽阔
能看到它向你冲来
然后雨下了,雨开始下了
雨点密集,像橡子一样大小,均匀
敲击整片沙滩

雨越下越大,但是远处
我们看见一座高楼竖起
光线时亮时暗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1/1/25 19:56:09 迷子 阅读(192) | 评论 (0)编辑


雪夜^迷子^

一个寒冷的雪夜,村庄无边的空荡。
只有那瞬间飞逝的雪击打着雪,击打着
黑暗中晃动的老树枝

当我从梦中醒来,被某些熟知场景所迷惑
我感受到一股寒流来袭,
从门缝里直接往房间里猛挤。
——世之隐秘,惟有这雪,
我爱这雪夜

它使我冷静,拥有前所未有清醒知觉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1/1/23 17:20:46 迷子 阅读(107) | 评论 (0)编辑


林中路^迷子^

(一)

无人行走时,它会莫名的忧伤

荆棘,草木会将其重新遮蔽

使一条路面目全非

看上去,不再像一条路

(二)

荆棘,草木会在无限竞争

与淘汰的自然法则中永远持续

而林中路不会,它更不会消失

它孤立的存在

作为通往森林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1/1/21 8:54:08 迷子 阅读(105) | 评论 (0)编辑


痼疾^迷子^

被雷劈中的冷杉是有罪的
有罪的不一定是树本身
而是树的生长位置
或树上成群栖居蚂蚁

此蚂蚁非彼蚂蚁
一生将屁股翘得老高
大有蔑视上苍之嫌
生亦如此,死亦如此……

2021-1-6


欢乐,是与一条狗穿梭于林间^迷子^

脚步轻快,与枯叶的碎裂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1/1/19 20:17:26 迷子 阅读(133) | 评论 (0)编辑


我的家乡 文/迷子
我家乡的名字叫白蜡塆,说起我村名字的由来,还真有它的出处。
我们这里曾盛产过白蜡,小的时候就看到爷爷挂过白蜡虫,但具体是怎么操作的,已经忘怀。那时年幼,也不怎么关心这些事,只是很好奇罢了。后来听爷爷说,这些白蜡虫经常遭到蚂蚁,毒蜂的攻击,还有极寒天气的影响,也就失传了。还有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1/1/15 6:11:40 迷子 阅读(208) | 评论 (0)编辑


2021年的第一首诗^迷子^

孤独,是一个人疯狂地挥舞着
手中镰刀
砍向那几近倒伏的草莽,荆棘
荒芜无处不在,
荒芜自四围向我涌来
又潮水般退去
世事纷纭多变,且听众鸟啼啼
且听鹰从高空中抛下况味持久
无边警示。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1/1/5 16:01:15 迷子 阅读(131) | 评论 (0)编辑


深林现象^迷子^

一个不大的坑,扬满沉静下来的灰尘
两片枯叶稳稳落在里面
你刚好从这里经过
看到这新奇一幕

哦,那是野鸡
也许只有一只,两只,或多只
它或者它们,在这里孤独或欢聚
尖爪齐刷刷划破地面,抖动翅膀
一个闹腾的晌午
一个欢乐的晌午

现在,已安全撤离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12/29 21:16:11 迷子 阅读(191) | 评论 (0)编辑


冬至日之夜
——致T先生

冰冷斜坡立于黑暗中
一条白色水泥路,试图摸索着
回往孤独深林
寺庙在山顶颤栗
不完全是因为冷冽寒风

冷杉林因苍老而树身微微发白
它们用自身的白对抗着
自身所遮蔽的黑暗
对抗着霜冻的白,月光轻柔的白
意外闪电垂落下,冷峻的白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12/21 19:32:44 迷子 阅读(191) | 评论 (0)编辑


入夜的歌会^迷子^

宽大屏幕里展现一张张美妙而虚幻的脸
她们的嘴唇一直在合动
声音大概发自墙面上的某两个音响
色彩之光镀满在场的每一张脸
闪烁不止…

都被这声音的魔力所操控
隐形的面具,香烟,啤酒,迷离的灯光,情欲的发酵
每一个音符击穿每一个人的耳膜
音乐在空间里流动,渗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20/12/15 9:40:37 迷子 阅读(149) | 评论 (0)编辑


迷子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